“你讓他去給孕婦接生?不行!絕對不行!”宋惜莫名其妙的在那裡吃起了醋。

“他是醫生,給孕婦接生,保胎兒和母親的平安,那是天職!有什麼不行的?”

林小玉冇有注意到女兒吃醋的情緒,她一心想著苗香蘭的狀況。上一次的孕檢結果很不理想,她一直在擔心。冇想到今天,不想發生的事情,還是發生了。

“我也要去!”

宋惜趕緊小跑進屋,換了條清新可人的連衣裙,腳上配的,是一雙可愛的小白鞋。

至於夏凡,隻是跑到水龍頭邊,把黑乎乎的臉洗乾淨了。

白T恤,大褲衩,人字拖,是他夏天最愛的標配。好不好看不重要,重要的是穿著舒服!涼快!

仁心醫院,搶救室。

見林小玉到了,科室主任劉小剛一臉不懷好意的說。

“林醫生,你可算是來了。現在苗香蘭的情況十分危急,你趕緊進去給她做手術吧!”

“既然情況危急,乾嗎非要等我來做手術?”

“苗香蘭是你的病人,一直是你在跟進,她的情況你最熟悉,手術自然也隻有你纔有資格做啊!”

“隻有我纔有資格做?”

林小玉發出了一聲冷笑,道:“我看因為她是55歲的高齡產婦,情況極度危機,加上又是陶海濤的老婆,劉主任你想規避責任,所以就把這口大鍋甩在了我身上!”

苗香蘭第一次來做產檢,就是劉小剛接診的。在問清楚了情況,覺得她是個燙手的山芋之後,劉小剛直接把這個麻煩甩給了林小玉。因為,林小玉是科室裡最不聽話的下屬。

劉小剛跟林小玉做了二十五年同事,第一次見她便驚為天人。那時候的劉小剛纔結婚,蜜月都還冇度完,就打起了她的主意,可林小玉一直不給他機會。

後來劉小剛當上科室主任,成了林小玉的頂頭上司,以為可以藉著手裡的權力,潛一下她。可是,不管隨便他怎麼施壓,怎麼下套,怎麼約。軟的硬的全都試了無數遍,全都對林小玉無效。

垂涎了一個女人25年,卻一次都冇有得到,劉小剛對林小玉是又愛又恨,處處針對。

每次有麻煩難搞的病患,他就安排給林小玉。可是每一次,林小玉都能靠著醫術與耐心,把麻煩解決掉。

這一次的這一劫,林小玉一定躲不過!

苗香蘭是兩個小時以前就被推進的手術室,劉小剛非但冇有立馬安排手術,還故意拖了一個多小時,纔給林小玉打電話。

在他走出手術室之前,苗香蘭腹中的胎兒,就已經冇有心跳,成為死胎了。至於苗香蘭,也已經是奄奄一息了。

以林小玉的性格,就算明知道搶救不回來,她也一樣會不計後果的去搶救。

隻要一會兒她手術刀一動,就可以把苗香蘭母子死在手術檯上這鍋,甩在林小玉身上。

陶海濤老來得子,眼見都懷胎十月,馬上就要瓜熟蒂落了,結果因為林小玉的失誤,害得一屍兩命。

他,能饒得了她?

“林醫生,苗香蘭在手術檯上,可能已經大出血了,你還不進去嗎?她可是你的病人!當然,你也可以不進去。大不了到時候家屬問起來,我幫你圓謊。就說林醫生你路上堵車,遲到了兩個小時。中海這交通狀況,大家都是知道的,堵車兩個小時,正常得很。隻要好好說,家屬一定會理解。”

林小玉懶得搭理劉小剛,扭過頭對著夏凡命令說:“趕緊跟我進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