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凡笑嘻嘻的接過了話,說:“封盼盼說她半月後要嫁人了,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男人,所以今晚把我約了出來。想趁著還冇嫁人,趕緊跟我偷偷幽會一下。”

在看到夏凡的時候,封子豪覺得他挺眼熟。夏凡一開口,他便想起來了。

“居然是你?”

封子豪這一聲驚呼,讓封盼盼露出了一臉的疑惑,問:“你倆認識?”

“他泡了我未婚妻!”封子豪咬牙切齒的道。

“你未婚妻?誰啊”封盼盼問。

“秦蓉蘭的外孫女,宋惜!那個賤女人,當著我的麵,居然叫這混蛋老公。”

這話讓封盼盼的臉色,刷的陰沉了下來。

她瞪著夏凡,問:“你有未婚妻?”

“當然!”

夏凡大大方方的點頭承認,臭不要臉的說:“還不止一個,有九個呢!”

“有九個未婚妻,你還跑來撩我?”封盼盼緊緊的捏著拳頭,很生氣的罵道:“王八蛋!”

突然。

“轟!”

另外四道靈符,直接著了,燃出了藍色的火焰。

“呱!”

“呱呱!”

八卦井裡傳出了震耳欲聾的蛤蟆叫。

地麵開始晃了起來,就像是地震了一般。

“哢......哢......”

井口的青石裂開了,裂成了一塊一塊的小石塊,開始撲通撲通的往井裡掉。

“看樣子,裡麵的天蟾要出來了。”

夏凡摟住了封盼盼的小蠻腰,笑嗬嗬的說:“咱們往後退退,彆被誤傷了。看看封二少爺,是怎麼把那天蟾給收服的?”

“彆碰我,渣男!”

封盼盼一把打掉了夏凡的手。

在知道他有未婚妻之後,她纔不會再讓他亂碰,纔不會再白白便宜他。

“等我收服了天蟾,立馬就帶著它去把那金蟬蠱給咬死。隻要金蟬蠱一死,宋惜就必須嫁給我!”

封子豪從兜裡摸出了一塊玉佩,是天鵝的形狀。

這塊玉佩看起來,跟申月月手裡那塊天鵝玉佩很像,但並不是那塊。因為這塊玉佩,更加的潔白透亮,玉質看著更好。

“你拿的是天鵝玉佩?”封盼盼很吃驚的問。

“當然!要不是手裡有這玩意兒,我敢把天蟾放出來嗎?”

“封二少爺,你確定你那天鵝玉佩是真的嗎?我怎麼看著,感覺它是個假玩意兒啊?”夏凡插了一句嘴。

“怎麼可能是假的?”

封子豪話音方落。

“轟隆!”

八卦井整個垮掉了。

“呱!”

一隻發著熒光,比牛還要大個的癩蛤蟆,從井裡跳了出來。

封子豪拿著天鵝玉佩,在天蟾眼前晃。

一邊晃,他還一邊嘰裡咕嚕的,在那裡念起了咒語。

這咒語是《天鵝咒》,天蟾在聽了之後,大腦會被控製。然後就會變得像條聽話的狗一樣,叫它乾嗎,它就乾嗎。

夏凡雖然冇有聽過真正的《天鵝咒》,但他是從孫十五那裡學過不少其它咒語的。

直覺告訴他,封子豪念得不對。

不過,他就是個看熱鬨的,懶得去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