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賣?那我就把月上茶樓的老闆泡了。另外,封家不賣地,但封家也有女兒嘛!那個封盼盼不是長得挺漂亮的嗎?大不了,我把她一起泡了。”

夏凡這話,讓潘鐵柱明白了。

這礦二代哪裡是來三水縣找項目,搞投資的?

他就是來泡妞的!

還妄想著,把申月月和封盼盼一起泡了!

另外一邊,一個滿臉橫肉的絡腮鬍壯漢,走到了王小翠跟前。

夏凡注意到,那壯漢的後頸上紋著一個赤雀圖案。他跟沙嚴鐸一樣,不是靈玉門的人,是替靈玉門辦事的。

於是,他好奇的問潘鐵柱。

“那人是誰?”

“他是封盼盼花高價請來的貼身保鏢,名叫傅向北,是一位古武高手。無極門的舵主,無極八卦掌的傳人。”

“貼身保鏢,怎麼個貼身法?”

夏凡這一問,讓潘鐵柱微微愣了一下,然後他樂了。

“這可是在改命樓,是在封盼盼的地盤。夏少你開這樣過火的玩笑,若是傳到了封盼盼耳朵裡,她是會針對你的。”

“針對我?她有針嗎?”夏凡嘿嘿一笑,流裡流氣的道:“就算是針對,那也是我針對她嘛!”

夏凡想看看,傅向北跑王小翠那裡去,是要乾什麼,於是拔腿湊了過去。

傅向北拿起那個羅盤,看了一眼,問:“這玩意兒怎麼賣?”

“十......十萬塊。”王小翠有些不太確定的答。

“就這玩意兒,能值十萬塊?”

傅向北搖了搖頭,點評說。

“你這個羅盤,又不是玉做的,就是一塊破木頭搞的。上麵的指針,也不是金針或者銀針,甚至連銅針都不是,就是一根鐵針。再說年代,雖說從這木頭上看,羅盤已經被盤出了些許包漿,但時間並不能算久遠,頂多也就是幾十年前的玩意兒。”

原本就不太自信的王小翠,給傅向北這樣一說,頓時就變得更加的不自信了。

“那......那你願意出多少?”她問。

“五千。”傅向北伸出了一個巴掌,比劃了一下,道:“我願意出五千,那已經是天價了。換個人,連五百塊都不會給你。”

“這個羅盤,是我男人家的傳家寶,說是傳了十幾代人了,是好幾百年的老東西。我以前聽我男人說過,在清乾隆年間,有人出萬兩黃金,想買這羅盤,他家老祖宗都冇有賣。這個羅盤,好像是叫什麼九技歸宗盤。”

九技歸宗盤?

這個名字,引起了夏凡極大的興趣。

杜家的老祖宗杜時任,將風水九技傳給了九個兒子,現在又出現了一個九技歸宗盤?

是不是說,隻有拿著這個九技歸宗盤,才能將那風水九技,重新融合在一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