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因為,隻要是走進那樓的人,命運都會改變。要麼從地獄到天堂,要麼從天堂到地獄。”

潘鐵柱的這個解釋,讓夏凡的臉上,頓時就表露出了一些不快之色。

他陰沉著臉,問:“你的意思是,我會從天堂到地獄?”

“不不不!夏少你誤會了。”

潘鐵柱趕緊搖頭否認,嘿嘿一笑,解釋說。

“夏少家又是金礦,又是煤礦的。單論財富,夏少已經是活在人間天堂裡的人了。但是,人間的天堂,始終是在人間。人這東西,隻要脫離不了人間,那就得死。死了之後,都是會下地獄的。”

這番話,讓夏凡臉上的好奇,頓時多了好幾分。

他看著潘鐵柱,問:“脫離人間?難道在那改命樓,可以逃離人間,得道昇仙?”

“能不能昇仙,看的是個人的造化。不過,隻要夏少一踏進改命樓,就有得道昇仙的機會。”

“怎麼講?”

“一會兒進去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潘鐵柱嘿嘿一笑,解釋說:“不是我不願意跟夏少多講,而是改命樓立得有規矩。那裡麵的事情,在跨出改命樓的大門之後,是一個字不能提的。”

“看樣子,潘老闆是改命樓的常客?”夏凡問。

“偶爾去!以前去得少,最近這段時間,因為改命樓換了新的掌櫃,去得多一些了。反正,我每次從那裡出來,整個人就會變得神清氣爽,特彆的舒服。”

“新的掌櫃?誰啊?”

“你剛纔見過她爹。”

“封盼盼?你說改命樓的新掌櫃是封盼盼?”

“那女人長得很漂亮,甚至可以說,她的姿色跟舒雅不分上下。既然夏少你對舒雅都那麼感興趣,對於封盼盼,也一定是會很喜歡的。”

這話讓夏凡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他問:“你跑改命樓去,確定是去改命的,不是去泡妞的?”

“男人嘛,夏少你懂的。改命這事兒,是天註定的。但是,泡妞就不一樣了,烈女怕纏郎嘛!隻要時不時的進改命樓,給封盼盼送點兒錢。萬一哪天她高興,答應出來跟我單獨吃個飯,喝個酒啥的,機會不就來了嗎?”

後排座上的那個精緻包裝盒,引起了夏凡的注意。

他好奇的拿了過來,盒子上寫的是巴黎世家。打開一看,裡麵竟然也是巴黎世家,一共有十來雙。

“你買這麼多?”

“有備無患嘛!這玩意兒,手感挺好的。如果夏少今晚有需要,可以拿幾雙去。”

“拿幾雙?”

“一人一雙嘛!”

潘鐵柱嘿嘿一笑,說:“最多的一晚,我一次用了八雙。讓那些娘們站成一排,那才叫一個帶勁兒。”

“你的腎還好不?”

“改命樓裡不僅有古玩,還有神藥。彆說像我這樣的青年人,就算是七八十歲的老大爺,在吃了之後,都可以生龍活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