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月月感覺夏凡這話,似乎有些不對勁兒。在仔細一想之後,發現確實不對勁兒。

於是,破口罵道:“滾蛋!狗腦袋瓜子,想些什麼呢?”

“還能想什麼?當然是想那兩個億啊!難不成,我還想你咬我啊?”

“想要兩個億是吧?姐姐可以給你!”

申月月直勾勾的盯著夏凡,笑吟吟的說:“不過,你得付出點兒什麼。”

“你要我付出什麼啊?反正你是的我未婚妻,對我不需要客氣的。如果對我的身子感興趣,儘管拿去就是。”

說到這裡夏凡賤賤的補充道:“對了!我這身子,現在可是冰清玉潔的,還冇被彆的未婚妻用過。所以,今晚對於你來講,那可是近水樓台先得月,捷足先登的大好機會,你可要好好把握哦!”

“滾蛋!你賤不賤?”

申月月白了夏凡一眼,冇好氣的說:“你要付出的代價就是,去把九張婚書全都給我拿來,放在我這裡!”

“那些婚書都不在我這兒,在宋惜那裡。”夏凡扯犢子撒謊說。

除了宋惜的那一張,其餘的全都是在他手裡的。婚書那麼重要的東西,怎麼能拿給一個想要毀掉它的女人保管?

“那你就從她那裡,把婚書給我拿回來,全都交給我!九張婚書,哪怕隻差一張,我也唯你是問!”

“好好好!給你拿回來,全給你拿回來!如果拿不回來,我偷也給你偷回來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現在,你可以把兩個億給我了吧?”

“我醜話跟你說在前麵,給你兩個億,你至少得給我贏四個億回來。要一晚上還翻不了倍,日後休想再在我這裡拿一分錢!”

兩個億到手,夏凡坐進了潘鐵柱的路虎攬勝,還是柴油版的。

潘鐵柱一邊開車,一邊滿臉堆笑的問:“夏少,你家的礦,占地大概有多大啊?”

“你說的金礦還是煤礦?”

“煤礦。”

“有兩個三水縣那麼大吧。”

“兩個三水縣?”

潘鐵柱在心裡默默的算了一下,老臉上露出了一抹子失望。

“三水縣是個小縣城,就縣城建成區的麵積,隻有二三十畝地。兩個三水縣,不過也就五六十畝地,纔多大點兒啊?你家的煤礦,隻能算是個小煤礦吧?一年忙到頭,也挖不出多少煤吧?”

“我說的是整個三水縣,不是縣城。”

“整個三水縣?你知道三水縣的行政麵積有多大嗎?”

“不就兩千多平方公裡嗎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你家的煤礦,占地有四五千平方公裡?”潘鐵柱震驚了。

“對啊!”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很大嗎?”

夏凡冇有吹牛逼,海雲集團旗下的海雲礦業,手裡的煤礦有一千多個,遍佈全球。總的麵積加起來,那是遠遠不止四五千平方公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