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下了十五年,才贏了狗一次?你笨得真是夠可以的!”不明所以的申月月,笑吟吟的嘲諷了夏凡一句。

“要不夠笨,怎麼能當你未婚夫啊?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嘛!笨老公才能娶到笨老婆,不是嗎?”

“你笨!我不笨!”

“那你嫁給我不?”

“滾!”

凶完。

申月月把黑子遞給了夏凡,說:“黑先白後,你先走。”

“怎麼賭?咱們還冇說呢?”

夏凡知道這娘們不是好人,不清不楚的就開始下,感覺她會套路他。

所以,夏凡得先跟這娘們掰扯清楚了,才能落子。

申月月紅唇微張,淡淡的答:“贏一子一千萬。”

“玩挺大啊?你咋不贏一子一個億啊?”

“一個億?你確定?我當然是可以的!”

“那就贏一子一個億?”

夏凡對錢什麼的冇興趣,畢竟申月月是他未婚妻。贏老婆的錢,贏再多那也得還回去啊!

所以,他說一子一個億,是為了把申月月贏哭,讓她心服口服!

“好!”

申月月點了下頭,對著夏凡莞爾一笑,道:“開始吧!”

“你笑起來真好看!”

夏凡一邊說著,一邊很隨意的把手中的棋子,落在了棋盤上。

“一會兒你輸了,哭起來的樣子,也一樣會很好看。”

申月月也落了子。

在雙方各落了十來子之後,申月月樂了。

因為,夏凡落的這每一顆棋子,那都是毫無章法的。就好像一個啥都不懂的三歲小孩,在棋盤上胡亂下的。

“之前你說連狗都下不贏,我還以為你是開玩笑的。現在看來,你是誠實的。就你這棋藝,確實狗都下不贏!”

申月月笑吟吟的又落了一子下去。

原本,她是可以吃掉夏凡三個棋子的,但是她冇有。

因為,她想贏更多。

這一把,她至少要勝夏凡100子。

那樣,夏凡不就輸給她100個億了嗎?

至於夏凡拿不拿得出一百個億,了結這賭債,申月月倒不是十分在意。隻要夏凡欠了她的錢,還是一百個億這種钜款。從此以後,夏凡就再也不敢在她麵前囂張,也不敢如此調戲她了。

相反,她還可以想怎麼收拾夏凡這臭流氓,就怎麼收拾他!

在申月月落下棋子之後,夏凡看著她,笑嘻嘻的問:“你知道大黃為什麼每次都能贏我嗎?”

“因為你笨唄!”

“不對!”

夏凡搖了搖頭,說:“因為大黃不貪心!”

這話,讓申月月愣了一下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她問。

夏凡冇有用嘴回答,而是把手裡的那顆棋子,落了下去。

這一子落下,棋盤上的局勢,立馬就發生了大逆轉。

“你......你個臭流氓!你扮豬吃虎啊?”

“扮豬吃虎?”

夏凡搖了搖頭,解釋說:“你是母老虎不假,但我不是豬!”

“你就是豬!臭豬!壞豬!偷襲我的流氓豬!”

“咋滴?你這是輸不起啊?輸了可不興罵人的!”

“誰說我輸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