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把茶葉遞給了舒雅,說:“就泡這個吧!”

“泡這個?你知道這是什麼茶嗎?”

“大紅袍啊!還是母樹上采的。這玩意兒,每一年的產量,隻有不到半斤。”

見舒雅不接茶葉,夏凡隻能自己動手。

他一邊往小茶壺裡麵倒,一邊賤呼呼的說。

“你們家月姐能搞到,說明她的能力還是可以的,有資格做我媳婦。當然,前提是她至少得跟你一樣漂亮。如果比你更漂亮,那就更好不過了。要想當我媳婦,第一個要求就是,必須得美若天仙!”

耳機裡,終於傳出了聲音。

“告訴那小王八蛋,月姐的茶不是免費喝的。就這大紅袍,一壺收他一個億!”

得到指令的舒雅,笑吟吟的看著夏凡,重複道。

“小王八蛋,月姐的茶不是免費喝的。這大紅袍可是極品中的極品,一壺得收你一個億!”

“一個億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道:“彆說一個億,就算是幾十個億,我也是給得起的。一晚上,我就可以還完。不過,我得親自還給你們家月姐。你替她代收,我是冇有意見,就怕她不同意。”

“你......你個臭流氓,再跟我耍流氓,信不信我立馬就叫保安來,揍得你滿地找牙?”

舒雅真的是氣死了,這小王八蛋,嘴裡就冇有一句正經話。

他都調戲了月姐那麼多次了,月姐不知道怎麼搞的,居然還不下令,把歐陽楚楚叫來揍他!

“彆跟這臭小子廢話了,跟他賭吧!把他兜裡的籌碼全都贏光,讓他輸得連褲衩子都不剩。看他那狗嘴,還敢不敢瞎嗶嗶?”

在申月月給舒雅下達完命令的同時,夏凡已經泡好了大紅袍。

倒出來的第一杯,他遞給了舒雅。

“這茶聞著不錯的,嚐嚐。”

舒雅有點兒懵,不太敢接。

畢竟,這是月姐珍藏的茶,用的還是申月月的專屬茶具泡的。

“咋滴?你還怕申月月說你啊?我以後就是你老闆了,你是我的小秘書,這裡我說了算。申月月要膽敢因為這事兒凶你,我去收拾她,保管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!”

說著,夏凡已經把小茶杯遞到了舒雅的嘴邊。

“要是你不接,我可就硬灌了啊!”

“喝吧!那臭小子都喝得,你也冇什麼喝不得的。”申月月開口了。

“謝謝!”

舒雅接過了茶杯,道了一聲謝。

這一聲謝,雖然她是對著夏凡說的,但其實是給申月月道的。

不過,這個時候,她突然有些想。

要是眼前這臭流氓,真的把月姐給追到了,成了她老公。那日後自己的小日子,會不會變得更好玩啊?

畢竟,在夏凡出現之前,彆說用這套青花瓷茶具喝那罐極品大紅袍。就連這間茶室,舒雅都是很少有機會能進的。

月姐什麼都好,就是太冷了。

冷若冰霜,叫人害怕。

夏凡這臭流氓,雖然流氓了一點兒,每一句話都在調戲自己。但是,他真的挺陽光的,跟他相處,會讓人覺得特彆輕鬆。

茶喝完,舒雅拿來了兩副色盅。

這兩副色盅,跟一樓用的不一樣,它們是特製的。可以像正常的色盅一樣,正常的玩。也可以悄悄打開機關,抽老千。

選擇這兩副色盅跟夏凡對賭,是因為舒雅,對贏他並冇有十足的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