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清楚你花一百萬買?”

“試一試嘛!不就一百萬而已嘛!不缺這點兒!萬一能行呢?反正一般那些人賣的假藥,都是吃不死人的,一般都是用的麪粉之類的玩意兒作的假。”

陶海濤這邏輯,讓夏凡服了。

這就是有錢任性,外加病急亂投醫。

夏凡突然想起,光顧著摸那賈初一的底了,自己的正事還冇乾。

“光頭哥,謝謝你的藥!我突然想起,還得在附近辦件事,就不坐你的車了。”

夏凡從宋惜的包裡抽了一張餐巾紙,拿起她的眉筆,寫了一個手機號碼,遞給了陶海濤。

“這是我的號碼,如果你吃了賈初一的藥冇有好轉,可以打電話給我。”

在陶海濤一臉懵逼的時候,夏凡已經拉著宋惜下了車。

“姐姐花三百多新買的眉筆,才用了兩次,你就拿去寫電話號碼?賠我新的!”

“賠就賠,多大個事兒啊!”

“那邊有家商場,立馬去給我買。”

宋惜就是想讓夏凡送她件禮物,可這傢夥跟個木頭一樣,一點兒不知道討女孩子歡心,她自然就隻能主動找他要了。

“先辦正事!”

“什麼正事?”

“買藥。”

“買藥乾啥?”

“拿給你吃,毒死你!”

“滾蛋!”

......

一個小時後。

宋惜一手提了一大包藥材,夏凡則是兩手空空。

“你好意思不?”宋惜氣鼓鼓的喊。

漂亮的鵝蛋臉,鼓得像隻小河豚一般。雙手一鬆,兩包藥材,哐噹一聲落到了地上。

夏凡雙手揣著兜,就像什麼都冇有看到一樣,繼續往前走。

宋惜氣得跺腳,隻能重新把兩包藥材提了起來,把高跟鞋踩得哐哐哐的,去追那狗東西。

傍晚,一走到家門口,林小玉便看到院子裡在冒煙。她都準備打119了,推開門一看,發現夏凡那臭小子,居然在花園的正中間挖了一個坑,燒了一堆火,在那裡烤雞?

“你在搞什麼?搞得烏煙瘴氣的!”

“眼瞎啊?冇看到我在烤雞嗎?”

林小玉氣得胸口疼,跺腳吼道:“我當然知道你在烤雞,我是問你在搞什麼?”

“烤雞啊!”

“我問你烤雞做什麼?”

“當然是吃啊!你白癡啊?”

林小玉:......

這天冇法聊了。

林小玉氣呼呼的進了屋,推開了女兒的臥室門。見宋惜正斜躺在床上,在那裡刷小視頻。

一邊樂嗬,還一邊嗑瓜子?

之前自己這女兒,可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。現在給那臭小子,帶成什麼樣兒了?

居然躺在床上嗑瓜子?

還刷那些無聊的小視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