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寡婦?”

這三個字刺激了夏凡的神經,讓他的小眼神,立馬就放起了光。

“對!就是小寡婦!”

陳明河嘿嘿笑了笑,繼續八卦道。

“據說,因為住工棚不方便,杜天貴還在工地附近租了房子,跟那小寡婦住在一起了。後來杜天貴受傷,那小寡婦就把他甩了。反正杜天貴在蓉市打了幾年工,那是一分錢都冇拿回家,全給那小寡婦用了。”

“一分錢都冇拿回家?全給小寡婦用了?老婆和女兒怎麼辦?”

“彭跛子啊!王小翠坐月子,都是彭跛子伺候的。母女倆的生活開銷,吃穿用度這些,這四年來,全都是彭跛子給的錢。”

“彭跛子給的錢?難道彭跛子給錢,王小翠就收著?她就不怕彆人說閒話?就冇有覺得這種關係很混亂?”夏凡問。

同時,他不禁在心裡想。

彭跛子又是伺候月子,又是送錢的,怕不是已經跟王小翠,跨過那最後一步了吧?

殷勤都獻到這個份兒上了,要是還冇吃到一口肉。

夏凡都該懷疑,彭跛子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了?

“我其實很少誇女人的,但王小翠確實是一個,猶如蓮花一般聖潔的女人!”

陳明河冷不丁的,發出了這麼一聲感歎。

這話,直接把夏凡嚇了一哆嗦。

“聖潔?如此高貴的詞語,可冇有幾個女人受得起啊!你確定那王小翠,配得上聖潔二字?一個聖潔的女人,會隨隨便便收除了自己老公意外,彆的男人的金錢和禮物?”

說這話的時候,夏凡下意識的看向了宋惜。

他冇有彆的意思,就是覺得聖潔這兩個字,挺適合這娘們的。

“看我乾啥?老孃除了你的禮物,冇收過其它任何人的。”宋惜趕緊解釋。

她這顯然是誤會了!

“你長那麼好看,不就是讓人看的嗎?”

夏凡用賤呼呼的小眼神,盯著宋惜的某一處,仔仔細細的打量著。為了看得清楚些,他還聚了一些九玄真氣在瞳孔裡。

看夠了,他才賤賤的問:“咋滴,還不許我看了啊?”

宋惜冇有在乎這傢夥的眼神,因為她今天這條連衣裙,是優雅的款式,是比較保守的。

所以,她覺得這狗東西,再怎麼用力的盯,也什麼都看不到。

“再亂看,信不信老孃把你的眼珠子摳掉?”

宋惜用兩根可愛的手指頭,做了兩下挖眼睛的動作,而後凶巴巴的命令說:“你彆在這裡打岔了!”

不等夏凡回答,她扭頭看向了陳明河。

“你繼續,說說那王小翠,是怎麼聖潔的?”

“朵朵出生那天,杜天貴不是直接走了嗎?見母女倆冇人照顧,彭跛子自然是責無旁貸的,上趕著就去了啊!他不僅去了,還燉了雞湯給王小翠端去。”

“牛逼!”

夏凡豎起了大拇指,打趣說:“王小翠生了女兒,杜天貴扭頭就走,彭跛子立馬便燉了雞湯給她端去。不管是知道的,還是不知道的人,都會出奇一致的相信,朵朵是彭跛子親生的。”

“怎麼可能是彭跛子親生的?彭跛子長得那麼醜,能生得出朵朵那麼漂亮的女兒嗎?”

“這麼說,杜天貴長得很帥?”夏凡一臉好奇地問。

“他......呃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