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明河這解釋,夏凡當然不信,他又不是好忽悠的。

不過,他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,而是換了個問題,繼續問道。

“價值三千塊的東西,有人願意出十萬塊買,你應該賣給他啊!這樣的傻子,可不常有。錯過了那個傻子,就等於錯過了十萬塊啊!”

“那人不是吃虧的主,他可不是傻子!”

見陳明河說到這裡,便不再往下說了。

夏凡自然更是覺得這事兒,有蹊蹺啊!於是,他問:“你說的那個不吃虧的主,是誰啊?”

陳明河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決定說了。

“封二少爺。”

“封二少爺?你說的是封子豪?”

“對!”陳明河點了點頭,說:“就是他!”

“那封子豪挺豪爽的啊!隻值三千塊的玉簪子,願意花十萬塊來買?”

夏凡突然想起了什麼,於是問:“你之前說這玉簪子是乾隆年間的,該不會是那封子豪告訴你的吧?”

“那天他不是一個人來的土地廟,是跟他堂妹封盼盼一起來的。這根玉簪子,也不是封子豪看上的,是封盼盼感了興趣。她說這是乾隆年間的,封子豪不信。然後,封盼盼就問我多少錢?”

“我當時一聽,她說是乾隆年間的,那絕對是價值不菲的啊!於是,我就隨口喊了個一百萬。結果,封盼盼直接還我十萬塊!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封子豪就開始掏錢,想用十萬塊把這玉簪子買下來,討好封盼盼。”

“封子豪討好封盼盼?為什麼啊?”夏凡有些好奇。

“封子豪那人,風流成性。咱們三水縣的姑娘,至少稍微有點兒姿色的,都被他霍霍過了。甚至,就連他家的保姆,都給他睡過。”

“保姆?你說的該不會是林慧敏吧?”

“當然是她啊!在封家的曆任保姆裡麵,她是長得最漂亮的,也是最討封家爺孫三代人喜歡的。”

說到這裡,陳明河壓低了嗓門,用比蚊子還要小的聲音。

八卦道:“那一次,聽說封子豪跟林慧敏,被他爹抓了現行。”

“被他爹抓了現行?在哪裡抓的?”

這樣的八卦,夏凡自然是喜聞樂見,十分願意聽的啊!

“據說當時,林慧敏在封衛國的房間裡,替他收拾屋子。封子豪突然闖了進去,從背後抱住了她......”

“咳!咳!”

宋惜聽不下去了,輕咳了兩聲,打斷了陳明河。

“感冒了就去買藥吃,在這裡咳什麼咳?剛講到精彩處,你就給打斷了。”

夏凡冇好氣的瞪了宋惜一眼,問:“你掃興不掃興啊?”

“我掃興?你這腦袋瓜子裡,一天想的些什麼玩意兒啊?彆人的私事,有什麼好聽的?而且,還是這種下流的私事!”

“下流?我本就是下流社會的小老百姓啊!我又不是上流社會的大人物。那些上流的事情,跟我八竿子打不著。我這人,還就喜歡聽點兒下流的!”

夏凡笑嘻嘻的在那裡扯犢子,氣宋惜。

“不許聽了,說正經的!”宋惜義正言辭的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