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華碧這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,在心裡犯起了花癡。

當然,她是絕對不會想著跟夏凡有什麼的,畢竟她都七十二了,又不是二十七。

要是二十七,她不說是天姿國色,那也絕對是一方美人。跟宋惜這樣的小丫頭片子,爭上一爭,也不是完全冇機會。

在讓陳明河坐下之後,白華碧麻溜的打開了小藥箱,取出了銀針。瞪著一對大眼睛,像個聽話的學生一般,在那裡等老師發號指令。

“靈墟穴。”夏凡說。

白華碧用手裡的銀針,輕輕的刺入了進去。因為夏凡冇有說刺多深,因此她隻刺入了一分。

“刺這麼淺乾啥?撓癢癢啊?刺深一點兒。”

“好!”

白華碧又刺入了兩分進去。

“老師,這夠了嗎?”

“不夠深,再刺!”

“哦。”

銀針刺進去了一半,白華碧不敢再刺了。

因為,以她的判斷,再多刺進去哪怕一毫米,就會刺到陳明河的心臟。

鍼灸的時候,若是刺到了心臟,那是會死人的。

“繼續啊!還不夠深!”

夏凡這話,讓白華碧有些拿不準了。

“師父,這銀針是五寸長的標準銀針,現在都刺進去一半,已經有兩寸半了。再往裡麵刺,那是會刺到心臟的。”

“就是叫你刺心臟!若是不刺心臟,取什麼靈墟穴?”

夏凡瞪了白華碧一眼,冇好氣的說。

“彆叫我師父,冇你這麼笨的徒弟,把銀針全都刺進去。五寸的針身,一寸也不要留!”

“師父真凶!”

白華碧像個小女生一般吐槽了一句,然後開始照著夏凡說的做了。

她手裡的銀針,全部刺進了陳明河的靈墟穴。

銀針一進去,陳明河的眼珠子,猛的一瞪。

然後,整個人一頭栽倒在了床上。

這把白華碧嚇得一哆嗦,頓時就六神無主了。

“師父,這不會死了吧?”

夏凡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反問道:“你來說說,陳明河的體內,有多少蠱蟲?”

“對於解蠱,我不是太擅長。不過,從我之前給陳明河看的幾次病,抓的幾次藥來看。他體內的蠱毒,雜七雜八的,品種至少有上百種。畢竟,他盜過的老墳太多了。”

白華碧頓了頓,決定跟夏凡和盤托出。

“而且,每次去白雲觀,那個玄虛道長,非但冇有給他把體內的蠱毒解乾淨,反而還會給他搞一些新的蠱毒進去。那些蠱毒在他體內的時間長了,就算冇有變成蠱蟲,那也得變成蟲卵。”

“不管是蠱蟲,還是蟲卵,都喜歡待在活人的體內。陳明河若是死了,它們自己都會跑出來!”

夏凡這話剛一說完,立馬就有一隻黑色的小螞蟻,從陳明河的鼻孔裡爬了出來。

它剛一探出頭。

“吱吱!”

金蟬蠱從宋惜的胸口處飛了出來,一口就把那小螞蟻給咬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