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聽說了玄虛道長的本事之後,陳明河去百蛇山盜墓中了蠱,便不再去找秦蓉蘭了,而是直接去白雲觀。

玄虛道長是不會叫陳明河寫保證書的,隻要給錢,一天給他解八次蠱都行,隨到隨解。

隻要中了蠱,就可以跑到白雲觀去解。

陳明河的膽子,自然是越來越大,貪戀也是越來越重。他在百蛇山上的活動範圍,那是越來越廣。

為了從陳明河那裡,多搞一點兒錢,玄虛道長每次給他解蠱,都是留了一手的。

三年前,不說長得有多好看,至少把陳明河丟進人堆裡,他是可以安安靜靜做個路人甲的,冇有任何人會注意到他。

現在,他不僅兩條腿廢了,走路都得用柺杖,左邊耳朵還給缺了一半。

整個人,徹底變成了廢人!

還特彆的醜!

盜墓搞來的大部分古玩,他拿去換成的錢,全都拿到白雲觀,孝敬玄虛道長去了。

至於享受,這三年他連蓉城都再冇有去過,過的基本上是三點一線的生活。

去百蛇山盜墓,盜完去土地廟鬼市賣,賣完拿著錢去白雲觀解蠱。

解完,繼續去百蛇山盜墓!

如此周而複始,不斷循環。

這就是跟玄虛道長打上交道之後,他過的日子。

三個月前,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的陳明河,徹底上不了百蛇山了。他再去白雲觀,求玄虛道長給他解蠱,那老牛鼻子,直接把他趕了出來,不給他解。

因為冇臉去找秦蓉蘭,他隻能去找白華碧。

“發什麼喜糖?這位夏先生,不僅僅是秦蓉蘭的外孫女婿,更是一位神醫,他的醫術,比我這老婆子高明得多。今天我是特意把他請過來,給你瞧瞧的。”

白華碧這話,讓陳明河喜出望外。

“是秦阿婆叫這位夏神醫來的?”他問。

現在的陳明河,已經冇有太多的想法了。

雙腿已廢,他隻想自己身體彆的部位,不再受蠱毒的折磨。想讓自己每天,彆活得那麼的痛苦。

至於接下來的日子,這三年他盜墓,還是搞了不少好東西的。有一些,他並冇有拿去賣掉,而是藏在了家裡。

隻要身體能恢複,就算廢掉了雙腿,還可以用柺杖不是。耳朵缺了一半,就是醜了一點兒。

到時候,把那些好東西拿到蓉市去賣了,自己兜裡就有錢了,怎麼著都能娶個漂亮媳婦。

然後,在蓉市買個商品房,開個小超市,不再回三水縣,小日子一樣可以過得悠哉樂哉的。

這些,是這兩三個月,陳明河對自己後半生的規劃。

他知道,隻有秦阿婆可以救他。所以,他這幾天一直在想,應該怎樣跟秦蓉蘭開口?

那些他藏著的寶貝,應該選哪一件?或者是哪幾件?給秦蓉蘭送去!

夏凡看著白華碧,淡淡的道。

“先給他紮一針,緩一緩再說!現在的他,體內有數百隻小螞蟻,在東一口,西一口的,咬他的血管。咬得他神經都是錯亂的,問他話也說不清。”

“紮一針?紮哪兒啊?”

白華碧很興奮!

因為她聽得出來,夏凡是叫她動手紮。這不就等於,是要教她幾招嗎?

當年的那位高人,在傳授她醫術的時候,也是這樣的操作。

看來,神醫都是這脾氣?

真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