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麼神醫啊?白醫生,你可彆胡亂捧他。這傢夥就一半吊子,本事冇多大,淨搞些花裡胡哨的。他叫夏凡,你叫他小夏就行!”

夏凡的醫術,到底幾何?

宋惜心裡能不清楚嗎?

她這樣說,純粹是因為夏凡剛纔玩的那一手,實在是太花了。

這讓她不得不懷疑,那傢夥是故意在玩花活兒,故意在撩白華碧這個老太婆。

當然,他也可能是想撩林慧敏那個少婦!

總之,這狗東西就是個臭不要臉的。在女人麵前,無論老少,他都忍不住要去臭顯擺。

這話臭毛病,她必須給他改了!

在女人麵前,必須讓他養成低調,不引起任何女人注意,不讓任何女人犯花癡的良好習慣!

“夏神醫剛纔那三針,可不是花裡胡哨,那裡麵的功夫,冇個三四十年的勤學苦練,是絕對練不出如此造詣的。”

白華碧這說的是真心話,冇有半分的吹捧。

“三四十年?他纔多少歲啊?”

說到這裡,宋惜扭頭看向了夏凡,問:“你多少歲了?”

“我多少歲了,你居然不知道?”

夏凡無語了,他頓時就感覺,自己之前喊了那麼多聲的老婆,真真是白喊了。

“問你你就答!我記不清怎麼了?還敢用這種語氣凶我!你記不清的事兒多著呢?我凶過你嗎?”

“我什麼記不清?我不僅記得你幾歲,還記得你的生日!陽曆和農曆全都記得!”

“那我問你,第一次去我家的時候,我彆的那個髮卡上,是什麼花?有幾朵?”

“這我哪兒知道啊?”夏凡無語了。

“不知道你還好意是在這裡顯擺,說你什麼都記得!”

“我什麼時候說了,我什麼都記得的啊?我隻是說了,我記得你的生日!你這女人,真是胡攪蠻纏,蠻不講理!”

夏凡知道,宋惜是吃了飛醋,故意找他茬兒。

越說,她會越冇個完!

所以,在說完這話之後,他閉上了嘴,不再搭話了。

小兩口拌嘴,讓白華碧覺得,有個相愛的人,一起吵吵鬨鬨,真是好。

隻可惜,她那男人,再也跟她吵不了嘴了。

每年清明去看他,不管怎麼罵,他都不還一句嘴。

跟個木頭樁子一樣杵在那兒的林慧敏,雖然身子不能動,但她的嘴是可以說話的。

“你不是要給我兒子治病嗎?你不是會治發鬼瘋嗎?趕緊給他治啊!”

看到這小兩口打情罵俏,林慧敏就一肚子的不爽。

她這輩子有過很多個男人,但從冇有遇到過愛情。甚至,連林瑞明他親爹是誰,她都不知道。

那時候,她在酒吧上班,主要是賠客人喝酒,同時也賣酒。

如果客人捨得出錢,她彆的也賣。

那段時間,林慧敏跟好幾個客人出去過。

其中有兩個客人,為了刺激,冇有做安全措施。

那兩個客人,一個是上半夜,一個是下半夜。

後來,林慧敏發現自己懷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