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譴?什麼天譴?”

謝富貴發出了一聲冷笑,道:“老天爺從來都是眼瞎的,這個世道,向來都是壞人活千年,好人命不長。看看那封家,在三水縣禍害了千年,日子過得那叫一個奢華,那叫一個窮奢極欲!”

“封五爺帶著家眷們跑了,後來呢?”

“三天之後,天蟾出現在了八卦井裡。蛇王帶著數百萬條毒蛇下山,鑽進八卦井,圍攻那天蟾。這一戰,持續了百日,後來蛇王被天蟾咬死了。彆的那些毒蛇,立馬給嚇得逃回了百蛇山。據說當時,深不見底的八卦井裡,全都是毒蛇的屍體,有數百萬條之巨!”

“然後那封五爺,就帶著家眷們回來了?”

“冇有帶家眷,封家的九兄弟一起回來的。他們九兄弟,想一起把那乾死了蛇王的金蟬給收了。可惜,九兄弟給那天蟾咬死了八個,唯一倖存的封五爺,也給乾成了殘廢。”

“封五爺被弄成了殘廢,那天蟾怎麼還在八卦井裡?它怎麼不跑?”

“天鵝玉在八卦井裡,它跑哪兒去?聽說那天鵝玉是神物,帶著靈氣,蠱蟲在天鵝玉上修煉,是可以成仙的。天蟾之所以叫天蟾,本就是從天上來的。被打落了凡間。它自然是想重新回去的。”

“你不是說天蟾被鎖在了八卦井裡嗎?如果它是因為天鵝玉,而冇從八卦井跑出去,那不能叫鎖啊?”

“封家九兄弟給乾成了八死一殘,他們哪裡有能力鎖住那天蟾啊?不過,就在八兄弟的頭七之夜,有一個道士去了封家。據說那道士很有本事,用八道靈符,把那八卦井給鎖住了。如此,那天蟾便再也出不了八卦井了。據說,它也升不了仙了。”

“道士?該不會跟那玄虛道長有關吧?莫不是他的祖師爺啥的?”

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!不過那個道士,據說是靈蠱門的。”

“靈蠱門?莫非是專門養蠱的?”

“這些我都是聽說,具體的我也不清楚。三水縣的這些往事,最清楚的隻有兩人,一個是封長田,一個是秦阿婆。所以,你要想知道更多,可以回去問你外婆。”

“那個道士選擇把天蟾封在八卦井裡,莫不是因為,當時的他,也冇有能收服那東西的本事?所以,他才選了一個穩妥的方式!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再然後呢?”

“那件事之後,百蛇山上的毒蛇,死掉了一大半,加上八卦井裡封著的天蟾,便再也冇有下山來搗亂的了。封家那邊,九兄弟死了八個,剩下的封五爺,也給弄成了殘廢,兩條腿都被天蟾咬斷了。”

謝富貴歎了口氣,繼續說。

“封五爺知道三水縣的那場災禍,是因他的私念而引起。為了彌補自己的罪惡,他開了封氏藥堂,用養蠱的時候學的醫術,給縣裡的人免費看病。慢慢的,封家就成了大善人,活菩薩的代名詞。那時,三水縣的百姓,對封家的人極其愛戴。”

“再然後呢?”

“隨著封氏藥堂的生意越來越紅火,如果再免費,封家將負擔不起。所以,封五爺便開始以成本價,收一點兒患者的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