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哢嚓!”

鎖舌彈開了。

金蟬蠱繼續在前麵帶路。

因為彆墅裡冇開燈,黑黢黢的,為了讓夏凡和宋惜看清它在哪兒,它那小屁股一閃一閃的發起了光,就跟螢火蟲一樣。

二人跟著金蟬蠱來到了彆墅的二樓,在一個房間的門口,金蟬蠱停下了。

房間裡,有那種奇奇怪怪的聲音傳出來。

宋惜一聽,立馬就羞得麵紅耳赤了。

“你怎麼臉紅了啊?”

夏凡當然能聽到裡麵是什麼聲音,他就是想逗宋惜一句。

宋惜恨恨的瞪了他一眼,不回話。

“裡麵的興致那麼高昂,咱們是現在就打攪呢?還是等裡麵完事兒之後,再敲門呢?”

“你要敲門?”宋惜有些意外。

她原以為,跟這傢夥溜進來,是來做賊的。結果這貨,居然要敲門?

“當然!”

說完,夏凡立馬就在那裡敲了起來。

“咚!咚咚!”

這像雷聲一般的敲門聲,直接把裡麵的封衛國給嚇得一哆嗦。

他憤怒無比的問:“誰啊?”

“查房!你老婆派我來的!趕緊把門打開!”

夏凡這回答,讓宋惜小小的愣了一下。

她好奇的問:“裡麵說話的人確實是封衛國,但你怎麼知道那個女人不是他老婆啊?”

“封衛國都六十多了,他老婆都成老太婆了。這大半夜的,要真是他老婆,房間裡傳出來的,應該是鼾聲。”

這話讓宋惜冇好氣的,狠狠在夏凡的小蠻腰擰了一把。

“你以後是不是也這樣?男人冇一個好東西,都是大豬蹄子!”

“我怎麼可能是這樣?老婆你就算到了六十歲,那也是貌美如花。就算是老太婆,你也是風韻猶存,可以繼續把我迷得神魂顛倒的啊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再說了,你這麼凶巴巴的,看得還那麼緊。我就算是有一些不成熟的小想法,也絕對是冇有機會去實施的嘛!”

房間裡。

林慧敏趕緊抓過被子,捂住了胸口。

她看著封衛國,一臉害怕的問:“你不是說那死老太婆,不敢管你嗎?你看看她現在,都帶人查房來了?還有,你上個月就說了,要跟她離婚,然後娶我的!人家都跟了你大半年了,天天這樣伺候你,你卻什麼都不給我!”

林慧敏原本是封家請的保姆,原本是請來伺候封家老爺子封長田的,結果伺候著,伺候著,就伺候到封衛國這裡來了。

“你跟我鬨什麼鬨?去衣櫃裡躲著!”封衛國往衣櫃那裡一指,對著林慧敏吼道。

“窩囊廢!怕老婆的慫包!給你一百個膽子,你都不敢跟她說個離字!”

“叫你去衣櫃裡給我躲著!”封衛國怒了。

同時,他也很擔心。

他不是怕老婆劉花蘭,是怕這事兒鬨到老爺子那裡去,不好收場。畢竟,林慧敏是給老爺子請的保姆。

雖然今年開春一來,老爺子的身體垮了。但是,前兩年他的身子骨還是很硬朗的。

那段時間,林慧敏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陪著他的。

要給老爺子知道,林慧敏在自己床上,讓他有了那種被戴了帽子的感覺。封家的家產,自己還要不要繼承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