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,人家七十大壽,你跑來送賀禮。價值多少先且不說,必須得保真啊!

拿假東西當賀禮,騙一老太婆,這是人乾的事兒?

夏凡不能忍,他直接站了出來。

“就這玩意兒,能值五千萬?依我看,五千塊都貴了!”

這話讓油頭粉麵,打扮得像個小鮮肉一般,娘裡娘氣的關宇航,那白嫩的小臉蛋,刷的就是一黑。

他翹著蘭花指,指著夏凡,跺腳問:“這個土拉八幾的土包子是誰?居然如此的冇眼力見兒,在這裡信口開河,胡說八道。這尊極品羊脂白玉觀音,不僅有鑒定證書,還有發票!”

“有鑒定證書,有發票,就是真的?就能值五千萬?”

夏凡走過去,用手指頭在那觀音的臉蛋上摸了摸,道:“這小臉蛋摸著,顯然不是羊脂白玉的手感嘛!摸著跟老樹皮差不多,應該是劣質的和田玉。”

然後,夏凡拿出手機,打開手電功能,對著觀音的肚子照了照。

“至於這肚子裡麵,連劣質的和田玉都不是,純粹就是一堆破塑料。”

關宇航像是被踩到了小尾巴似的,當即就急了,趕緊跺腳否認:“你胡說!纔不是你說的那樣!”

說完,他看向了宋惜,露出了一臉的花癡,嗲聲嗲氣的問:“惜妹妹,這土包子是你們家的親戚?還是村裡跑來蹭飯的啊?”

問完,他還補充說:“要是村裡跑來蹭飯的,最好是叫人把他打出去,彆讓他影響了你們林家的形象。如果是親戚,這種又窮,又上不了檯麵的親戚,最好是不要再來往了!反正在你嫁給我,成了我們關家的媳婦之後,必須跟這樣的土包子斷絕來往!”

“他是我老公!還有,我不是你惜妹妹,請你叫我宋惜!”

宋惜這個回答,讓關宇航頓時就石化在了原地。

他那娘氣十足的漂亮臉蛋上,塗抹的粉底,都給震驚得掉了大拇指那麼大一塊下來。

“他是你老公?”

好半天纔回過神來的關宇航,當然不會相信宋惜說的是真的。他斷定這個土包子,絕對是宋惜找來的擋箭牌!

“就這樣的土包子,穿著一身地攤貨,能是你老公?雖說你們林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,也算是個小土豪了。你那個表弟,出門開的都是兩百多萬的寶馬。”

關宇航指著夏凡,不屑的說:“這土包子全身上下加起來,值得了兩百塊嗎?”

“兩百塊可以買他兩身!”

林凡建接過了話,趕緊解釋道。

“宇航哥你果然天資聰穎,明察秋毫。這個土包子,根本就不是我惜姐的老公。是因為惜姐不喜歡家裡給她安排親事,所以故意租了個日租男友回來,冒充她老公,其實他倆啥關係都冇有。”

“我可不是日租男友,我是月租的,每月租金一萬塊呢!”

夏凡扯的這句犢子,讓林凡建愣住了。他說夏凡是宋惜的日租男友,是為了給關宇航一個台階,免得關少丟了麵子。

冇想到,這個土包子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認了,他真的是宋惜租來的。

上次春節回來,宋惜都是單身。

這纔過去幾個月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