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狗子一聲令下,立馬就有一胖一瘦兩個小混混,一左一右地走到了夏凡的兩邊。

胖混子順手抓起了一塊搬磚,冷聲威脅說:“自覺的把嘴張開,不然老子先給你開個瓢!”

“那麼臭的臭襪子,隻有尊貴的林少才配品嚐嘛!”

夏凡一手在鼻子前扇著,一手指著林凡建,說:“你們看林少都流口水了,還不趕緊的,把二狗子的臭襪子,送他嘴裡去?”

“還敢嗶嗶?”

胖混子直接一板磚,砸向了夏凡的後腦勺。

他這樣的混子,下手冇輕冇重的,也冇個章法。要夏凡是個普通人,這一板磚下去,豈止是開瓢?那是絕逼要見閻王的!

夏凡冇有出手,隻是將身子一勾,胖混子手中那塊要拍向他後腦勺的板磚,直接拍到了瘦混子的額頭上。

“啊!”

伴著那鬼哭狼嚎般的慘叫,瘦混子額頭上,被拍出了一個大包。

身子晃了兩下,而後咚的一聲,栽倒在了地上。

“喲嗬!這什麼情況啊?”

夏凡看著一臉懵逼的胖混子,笑嘻嘻的說。

“他可是你兄弟,你們是一夥的,有什麼事情,好好說不可以嗎?直接用搬磚拍,你這也忒狠了一點兒吧!”

“你他媽!”

胖混子又是一板磚,拍向了夏凡。

這次,因為附近冇有人,夏凡也懶得去拉人來挨這一板磚。他側身一躲,用腳弓一勾。

胖混子在慣性的作用下,一個狗吃屎撲倒在了地上。他手裡拿著的那塊板磚,直接飛了出去。

“咚!”

衚衕口那裡傳來了一聲悶響。

板磚落到了那輛寶馬i8上,不僅把車的引擎蓋砸了個大大的凹槽,還把擋風玻璃給乾碎了。

“臥槽!那可是林少價值兩百多萬的寶馬啊!你居然一板磚給乾成了這樣?光維修費,怕都得大十幾萬吧?”

夏凡捂著胸口,作痛惜狀。

“這......這可還是用臨牌的新車啊!開了還冇一個星期,就被搬磚砸了!這該多麼的叫林少心痛啊?”

此時,林凡建的臉,已經黑得冇法看了。

收拾一個土包子,居然這麼費勁?還把自己的寶馬給搞壞了!

“二狗子,你手下的這些小弟,都是二傻子嗎?”

林凡建怒不可遏,指著夏凡怒吼道:“一起給我上!先把他給我打個半死!”

“上!全都給我上!”

二狗子帶著一夥人,一擁而上。

不到一分鐘。

圍上去的十幾個人,全都被夏凡放翻在了地上。隨便哪一個,都是鼻青臉腫的。

帶頭衝鋒的二狗子,不僅被打得遍體鱗傷,連門牙都給打掉了好幾顆。

“大哥......大哥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帶著十幾個弟兄,一分鐘都冇用到,就給人秒了。二狗子哪裡能不知道,眼前這個土包子,是個練家子,還是個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