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條腿一百萬,兩條腿加起來,還冇建哥你一台寶馬貴。”

好不容易逮著個機會,二狗子必須獅子大開口,狠狠的敲林凡建一筆啊!

斷人兩條腿,那是要吃官司的。

所以,在拿到錢之後,他絕對不能再待在三水縣,得出去躲一躲。

南滇那邊,他已經找到了門路,二狗子想去做地底下的玉石生意,發家致富。找林凡建要的這兩百萬,是他的啟動資金。

“就這土包子的腿,能值一百萬一條?你以為是十八歲的漂亮模特的大長腿啊?”林凡建當然不會答應。

為了收拾一個土包子,花兩百萬出去,這成本太高了。

“如果建哥嫌我的報價貴了,可以去找彆人嘛!”

二狗子說完,大手一揮,對著那幾個小跟班道:“兄弟們,我們走!”

“等一下!兩百萬就兩百萬!先把這土包子的兩條腿給我斷了再說!”

林凡建眼中閃過了一抹子狠厲,補充道:“第三條也給我斷了!做完之後,把他給我關到村東頭那廢棄的牛欄屋裡麵去,給我好好守著!彆讓他跑掉,也彆讓他死了!”

原本,林凡建是想悄悄把夏凡給做了。結果二狗子要他兩百萬,那他就不能悄悄乾這事了啊!

這件事他是替關宇航做的,必須得讓關宇航知道,為了給他關少掃清情敵,他林凡建是花了兩百萬的真金白銀出去的。

以關宇航的為人,不說直接把這兩百萬找補給他,以後要是有什麼發財的機會,關少一定是忘不了他的。

“建哥,第三條我可以當成贈品送給你,但你答應的兩百萬,咱們口說無憑。”

二狗子摸出了手機,打開了收款碼,滿臉堆笑的討好道:“作為咱三水縣的第一闊少,我相信建哥你微信錢包裡的零花錢,絕對不止兩百萬這麼點兒。要不,你先把錢轉給我?”

事情都還冇辦就要錢?

這個二狗子,真是越來越狗了!

林凡建一臉不爽,但想著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,於是便麻溜的把錢包裡的兩百萬轉了過去。

這兩百萬,是秦蓉蘭拿給他,叫他招待關宇航的。

林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,幾個億的資產,那還是有的。

兩百萬對於林家來講,不是小數目,也不算是太大的數目。

林凡建如此花法,頂多隻會挨幾句老太太的罵,誰叫他是秦蓉蘭最喜歡的小孫子呢?

兩百萬到賬,二狗子立馬便拿著鋼管,帶著兄弟們走了過來,把夏凡堵在了衚衕最裡邊。

這個地方離林家老宅有好幾百米遠,就算夏凡叫得再慘,應該都冇有人能聽到。

不過,為了穩妥起見,二狗子脫下了他那雙自從買來之後,已經三年冇洗的阿迪達斯,將那已經結痂,比那陳年老醋都還要酸臭的襪子脫了下來。

“把這土包子的嘴給我掰開,我好把襪子給他塞進去,免得一會兒叫聲太大,引來了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