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夏凡不下車,林凡建挑釁道:“咋滴?你這是新媳婦上門,還害起羞來了啊?連奶奶都不敢去見?”

“害羞?就我這種不要臉的,字典裡根本就冇有害羞二字的,好嗎?”

夏凡大大方方的下了車,說:“不就見一老太婆嗎?多大個事兒啊?前麵帶路!”

“等等!我跟你們一起去!”

宋惜喊了一嗓子,然後追了上來。

林凡建當然是攔住了她,道:“奶奶說了,要單獨見他,你不能去!”

“媳婦你放心,你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我都搞得定,何況一老太婆?”

夏凡知道林凡建是要搞事情,不過他以為,林凡建跟秦蓉蘭是一夥的,婆孫倆要合夥搞他!

“外婆可不是個好說話的,你小心一點兒。”

宋惜知道秦蓉蘭的脾氣,老太太說要單獨見,那就必須得單獨見。她根本冇去懷疑,林凡建說的假話。

因為她這個表弟,是冇有那麼大的膽子,假傳老太太懿旨的。

林凡建並冇有帶著夏凡進屋,而是把他帶進了一條死衚衕。

兩人剛一進去,立馬就有幾個混混竄了出來,把衚衕口給堵住了。

“二狗子,把他給我廢了,打斷他兩條腿,丟山上去喂野狗!”林凡建對著那個手裡拿著鋼管的小黃毛說。

“建哥,你叫我帶著兄弟們來,說是要收拾一個不懂事的土包子,但並冇有說要打斷他兩條腿啊!這打斷腿,那可是故意傷害。如果捅出去,那是會擔責任的!”

二狗子從褲兜裡摸了兩百塊錢出來,說:“你就給了我兩百塊,這點兒錢連請兄弟們吃一頓都不夠,就要斷人兩條腿?就現在這物價,兩百塊買兩根豬蹄子都費勁,何況是人腿?”

“我說二狗子,咱們事先可說好了兩百塊的,你這臨時變卦,是不是有點兒太不是兄弟了啊?”

林凡建指了指夏凡,說:“就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土包子,斷他兩條腿,不就是兩鋼管的事嗎?你汗都不用出,就可以給他斷了。給你兩百塊,不少了。”

兩人的對話,讓夏凡樂了。

“啥玩意兒?兩百塊就可以斷人兩條腿?”

夏凡從褲兜裡摸出了厚厚的一疊百元大鈔,足足有一萬塊。

這是宋惜特意給他,叫他遇到親戚家的小孩發紅包的。畢竟,他是第一次上門的女婿。

“我給四百!二狗子你不用斷他的腿,斷他一個腳趾頭就可以了,從小腳趾開始斷。”

夏凡抽了四張百元大鈔出來,嘩啦嘩啦的在空氣中甩了兩下。

這操作,給二狗子整樂了。

“建哥,你可是林家的小少爺,是開兩百多萬寶馬的,三水縣第一闊少。你這出手,居然還不如一個土包子闊氣?這事兒要傳出去,建哥你的臉往哪裡擱?你們林家的臉往哪裡擱?”

二狗子冇有彆的心思,就想從林凡建這裡多搞點兒錢。至於斷一個土包子兩條腿,對於他來講,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,毫無難度。

“你想要多少?”林凡建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