宮雯靜雙手叉腰,凶巴巴的說。

其實,她一點兒不生夏凡的氣。哪怕這狗東西,剛纔真的撒丫子跑了,她也不生氣。

因為她知道,夏凡若是不跑,那也是個死。要是兩人隻能活一個,她肯定是選擇讓夏凡活的啊!

至於為什麼,大概就是因為喜歡吧!

夏凡冇有搭理那個剛踩了他的娘們,而是把目光鎖定在了眼前這棵大樹上。

在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烏世昌之後,他將手撐在了樹乾上。然後,一股子真氣湧入。

樹乾裡麵,立馬就發出了那微不可聞,哢哢的聲響。

搞完這小動作,夏凡的嘴角,勾出了一抹子壞壞的笑。

“你對著一棵樹在那裡傻笑什麼?”宮雯靜一臉不解的問。

“總覺得這棵樹怪怪的,看著好笑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一把摟住了宮雯靜的小蠻腰,說:“咱們得趕緊走!不然一會兒烏世昌醒來,就跑不了了。”

“彆摟姐姐腰!”宮雯靜白了這傢夥一眼,冇好氣道:“嫌棄你!”

兩人剛一邁步離開。

“哢嚓!”

身後傳來了一聲脆響。

那棵大樹的樹乾,突然斷了。整棵大樹,直接砸到了烏世昌的身上。

宮雯靜有點兒懵,於是扭過頭問夏凡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哪裡知道怎麼回事啊?大概是那棵大樹看不慣那老狗攔路搶劫大美女,所以就想著,要砸他一下。”

宮雯靜突然想起,剛纔夏凡的手掌貼在了樹乾上。

莫非是這傢夥乾的?

他是個古武高手,有極其強大的內力?

所以,他之前拿著那兩件寶貝撒丫子跑,是為了把烏世昌引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,悄悄把他解決掉?

這棵大樹的突然斷掉,讓心思細膩的宮雯靜,頓時就把之前的一係列疑惑不解,全都給理清楚了。

不行!

得試一試這狗東西!

宮雯靜冷不丁的一巴掌,扇向了夏凡的臉。

她的這一掌,來得很快。

夏凡要不用真功夫,而是像普通人一樣躲避,他的那張帥臉,絕對會脆生生的挨一巴掌。

玉掌將至,夏凡將腦袋一側,宮雯靜的指尖,掃著他的汗毛過去了。

這一巴掌,打空了。

“你會武功?”宮雯靜直接了當的問。

“在村裡的時候,我靠采草藥為生,山上豺狼虎豹的那麼多,所以學過幾手。”

“學過幾手?”宮雯靜盈盈一笑,道:“那就讓姐姐我試試,你這幾手,到底怎麼樣?”

話音未落,宮雯靜一記手刀,直接砍向了夏凡的脖子。

夏凡反手一個一陽指,點在了她的胸口上,封住了這娘們的靈墟穴,讓她像根木頭樁子一樣,定在了那裡,一動不能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