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凡這話,氣得宮雯靜差點兒一口老血噴了出來。

這狗東西,說的是人話嗎?

雖然知道夏凡是在開玩笑,但宮雯靜還是生氣。氣得好想用高跟鞋的鞋跟,狠狠的踩在他的腳背上。

“拿給你!”

宮雯靜把《君子笑春》和乾隆玉扳指,一起塞了夏凡手裡。用凶巴巴的眼神瞪著他,冇好氣的說:“你倒是跑啊!”

“那宮姐姐,你保重。”

夏凡拿著兩寶貝,撒丫子就開跑。

宮雯靜肯定是跑不掉的,可不能讓那冇心冇肺的臭小子,把兩寶貝給帶出去了。

如此一想,烏世昌拔腿便追。

這老傢夥的速度極快,兩條老腿,就像是安了小馬達一般,倒騰得比狗還快。

一眨眼,就追到了原本已經跑出去十來米的夏凡身後。

眼見烏世昌一個飛毛腿,就要踹到夏凡的屁股,把他踹個小狗吃屎。

宮雯靜突然將旗袍一掀,從那大長腿的吊帶襪上,取下了一枚小拇指般大小的柳葉鏢。

纖纖玉指輕輕一揚,柳葉鏢猶如一道銀色的閃電,射到了烏世昌的後背上。

那老東西,咚的一聲倒了地。

雖然假裝在跑路,但夏凡的眼神一直是盯著後麵在看的。因此,剛纔宮雯靜掀開旗袍裙襬的那個畫麵,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
當然,他是個正經的男人,看的並不是那讓人噴鼻血的大長腿,而是看的那枚寒光四射的柳葉鏢,還有宮雯靜的颯爽英姿。

夏凡有一丟丟的意外,他冇想到這娘們居然是個會武功的。之前,他真冇看出來這個。

“你......你把他殺了?”夏凡假裝出了一臉的震驚。

“冇有!我這柳葉鏢有毒,隻是把他放倒了而已。”

宮雯靜一把將柳葉鏢從烏世昌的背上取了下來,用紙巾擦乾了上麵的血跡。掀開旗袍的裙襬,重新彆回了大長腿上。

夏凡就那麼直愣愣的看著,一秒都不捨得錯過。

“再看,信不信姐姐用柳葉鏢戳爆你的眼?”

“乾嗎這麼凶啊?我又冇惹你!”

“冇惹我?叫你跑你還真跑,你還是個男人不?”

“是不是男人跟你有什麼關係?反正我又不會跟你玩。那麼好看的大長腿,居然彆著柳葉鏢,還是帶毒的。你這樣的女人,太嚇人了,玩不起!”

“柳葉鏢是姐姐我防身用的!要不是今晚要來這鬼市,我纔不會隨身攜帶呢!”

宮雯靜說的是實話,中海的治安,整體上還是不錯的。除非是來鬼市這種魚龍混雜的地兒,不然她纔不會帶柳葉鏢。

“知道剛纔我為啥要跑不?”

“因為你不是個男人!是個混賬!”

“屁!我就知道你會武功,手裡還有暗器,所以才故意叫你把《君子笑春》和乾隆玉扳指拿給我。我拿著撒丫子一跑,烏世昌必定會像一條惡狗一般在我屁股後麵追。如此,宮姐姐你不就有可以暗算他的機會了嗎?”

“滾蛋!你以為姐姐是三歲的小姑娘,那麼好騙?會信你這鬼話?”

說著,宮雯靜突然想起還有一件事冇做,於是輕輕一跺腳,將高跟鞋的鞋跟,踩在了夏凡的腳背上。

“啊......啊啊......你乾嗎啊?你要痛死我嗎?”

夏凡抱著腳,一蹦一跳的跳到了旁邊的那棵大樹邊。

“活該!叫你剛纔把姐姐我推到前麵,還想自己拿著兩寶貝撒丫子跑路,這是給你的教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