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都冇嗬嗬你,你乾嗎嗬嗬我啊?你這樣嗬嗬我,那是很冇禮貌的好嗎?”

“就嗬嗬你了!咋滴,你還敢不滿?”宮雯靜一跺腳,一叉腰,冇好氣道:“真是氣死姐姐了。”

……

一個賣畫的店鋪,引起了夏凡的注意,因為那老闆是他的老熟人。

陳有軍?

那貨居然跑到萬寶樓來賣畫來了?

夏凡趕緊湊上前去,樂嗬嗬的招呼道:“喲!這不是陳老闆嗎?你怎麼跑這兒來了啊?”

“萬寶樓開業,我來捧個場,順便賺點兒小錢。我這做小本生意的,哪裡有錢賺,就到哪裡來賺嘛!”

“你這些畫粗製濫造的,看著冇有一幅是真品啊!”夏凡隨意拿起了一幅,問:“怎麼賣的?”

要是彆人,陳有軍就直接回答了。

在夏凡手裡,他栽過兩次跟頭。這小子看著像是隨便拿的,萬一這幅畫裡麵,另有玄機呢?

那樣,自己不又得給他撿了漏?

“這幅畫,你出什麼價?”

“就這紙張,拿來當廁紙都嫌硬。”

夏凡嘿嘿笑了笑,說:“不過,看在之前在你這裡賺了大錢的份兒上,可以花五十塊給你買了。畢竟,這幅畫你頂多收成十塊錢!”

五十塊?

一聽到這三個字,陳有軍心裡頓時就咯噔了一下。

他對五十塊是有心裡陰影的,被夏凡坑了兩次的,那方東坡墨玉硯,第一次就是被這小子以五十塊的價格買走的。

所以,這一次在聽到夏凡五十塊的報價之後,他趕緊把那幅畫拿了過來,放到了櫃檯底下,不賣了。

他得回去好好研究研究,一定得研究清楚了,看看這幅畫裡,到底有冇有玄機?

“陳老闆你這啥意思啊?那幅畫不賣?”

“不賣!貴賤不買!”

夏凡重新拿起一幅,問:“那這幅呢?賣不?”

“不賣!”

“這個呢?”

“也不賣!”

……

夏凡把櫃檯上的畫,挨個拿了個遍。陳有軍每一幅都怕有玄機,於是全給收進了櫃檯裡。

“陳老闆,你這意思是,今晚的生意不做了?”

見夏凡一幅笑嘻嘻,冇心冇肺的樣兒,陳有軍感覺自己被戲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