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反正要去鬼市,索性把宮雯靜一起帶去。在鬼市裡淘到了好東西,直接低價給她。

如此,宋惜這邊可以交差,宮雯靜那邊也有個交待。

這是夏凡剛纔靈光一閃,想的兩全之法!

今晚就還?

宮雯靜一臉疑惑,感覺這狗東西在開不正經的玩笑,於是陰沉著俏臉問:“今晚就還?你拿什麼還?”

“今晚我們要去鬼市,淘到了好東西,我可以低價給你,保證讓你有三五千萬的利潤。”

“嗬嗬!就這?”

宮雯靜一臉不屑,顯然是不滿意。

“你不願意?”夏凡問。

“當然不願意!”

“不願意算了!”

夏凡懶得再講,一把拉起了宋惜的小手,說:“媳婦我們走!不就是一個玉鐲子嗎?咱們又不是非要那婉容皇後戴過的,我帶你去買慈禧太後戴過的,那不比婉容皇後戴過的值價啊?”

他纔不會慣著宮雯靜了,給她說了條件,她答應就是了,非要作。

作就三千萬都不給她賺,叫她打白板。

“站住!”

見夏凡真的要走,冇有一丟丟要留戀的意思,宮雯靜趕緊喊住了他。

“我賣給你,晚上一起去鬼市!”

宮雯靜有她自己的算盤,要今晚夏凡真能在鬼市撿到大漏,下次趁宋惜不在的時候,她也可以拎著他去啊!

到時候,她要讓這臭小子把從她這裡坑的錢,加倍給她賺回來!

錢貨兩清。

兩人回到甲殼蟲上,夏凡拿起那玉手鐲,在那裡看了起來。

他赫然發現,這玉手鐲裡麵,雕刻著一個圖案。

赤雀?

那是赤雀!

雖然這個圖案比蚊子腿還細,但夏凡那可以透視的眼睛,能把它看個清清楚楚。

他一臉狐疑的看著宋惜,問:“你為什麼會想著買這玉手鐲?”

“春節的時候外婆提了一嘴,我就想著在她七十大壽的時候,買來送給她。後來我打聽到,那手鐲在宮雯靜這兒。本來我想找個機會,原價從她這裡買的。後來不是遇到你個小混蛋了嗎?所以,就拿一萬塊讓你試試咯!”

說到這裡,宋惜冇好氣的給了夏凡一下。

“你個混蛋玩意兒,居然想出了晚上帶她去鬼市這招?你倒是八麵玲瓏,兩頭都不得罪啊!咋滴,你是真安了要腳踏兩條船的心思?”

“兩條船不穩當,就我這顏值,至少也得踏個十條八條的啊!你又不是不知道,除了你這兒,我另外還有八張婚書呢!要這些婚約全都退不掉,那我索性就雨露均沾,誰也不拋棄。畢竟,我不是那種始亂終棄的男人!既然立下了婚約,就得遵守當初的約定!”

“另外八份你要敢不退,老孃把你撕了!”宋惜雙手叉腰,像隻要吃人的母老虎。

“你外婆該不會是做玉石生意的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