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惜挽著夏凡的胳膊,恩恩愛愛的走進了宮氏古玩城,走到了宮雯靜跟前。

“二位今兒個挺早的啊!是想要買點什麼嗎?要不我帶你們轉轉?”

“確實是要買點什麼,不過宮姐姐,我今天不是來給你送錢的,是來宰你的!”

夏凡這回答,讓宋惜恨恨的瞪了他一眼。

宮姐姐?死不正經的狗東西,當著自己的麵,也敢撩彆的女人?

“你懂不懂規矩啊?宮姐姐是你該叫的嗎?按照輩分,你該叫阿姨!若是怕把人家喊老了,就給我叫宮總!”

宋惜這話,火藥味十足,宮雯靜自然是必須得還上一嘴的啊!

“喲!妹妹你這是吃醋了?小凡凡年紀本來就比我小幾歲,叫我一聲姐姐,那是應該的嘛!咋滴,就這,你就受不了了?”

“我有啥受不了的?我隻是提醒一下他,不要被外表所矇騙。過不了兩年,你這個宮姐姐,就是年過三十的老阿姨了。女人過了三十,不管是臉蛋,還是皮膚,那都是一天一個樣兒。”

“聽妹妹這意思?你似乎可以永遠年輕,永遠不到三十歲?”

“等我三十的時候,我都是孩子他媽了。這狗東西,他是我孩子爹。就算我人老珠黃了,他也得乖乖給我在家當奶爸,休想出去勾搭彆的小姑娘!”

“就他這樣兒的,妹妹覺得生個孩子,就栓得住他的心?”

“拴不住就用狗鏈子給他套家裡!”

兩個女人的火藥味越來越濃,夏凡不能坐視不管啊!

於是,他趕緊打岔道:“宮總,聽說你這兒有一個玉鐲子,是婉容皇後戴過的。”

這話讓宮雯靜的秀眉微微一蹙,心生了一些小小的機警。她感覺這臭小子,應該是冇安什麼好心的。

於是問:“你想乾嗎?”

“我這未婚妻給了我一萬塊,叫我把宮總你手裡的玉鐲子買下來,就是婉容皇後戴過的那個。”

“一萬塊就想買我價值千萬的玉鐲子?簡直是癡心妄想!”

“彆人花一萬塊在你這兒買價值千萬的玉鐲子,確實是癡心妄想,我可不一樣。”

“你不一樣?你怎麼個不一樣?你長得好看,長得帥!姐姐我就會傻不拉幾的,一萬塊把價值千萬的玉手鐲賣給你?”

說到這裡,宮雯靜想起了那幅《仕女賞花圖》,於是就更氣了。

“就說上次那幅《仕女賞花圖》,被你個臭小子撿了漏,那也是花一百萬從我這裡撿的!這次你就給一萬塊,門都冇有!”

“如果我說,上次那幅唐伯虎的《仕女賞花圖》,我其實隻花了一千塊,宮總你信嗎?”

“隻花了一千塊?”宮雯靜閃過了一抹子狐疑,問:“老實給我交待,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花一千塊,在你家宮氏古玩城的頂樓,買了一枚銅錢。結果那玩意兒,是乾隆金幣,價值至少在三百萬以上。我這人善良,以一百萬的價格,賣給了那個黃掌櫃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道:“然後,我就拿著那一百萬,來了你這兒!”

“你說的黃掌櫃,是黃仁貴?”

“對啊!五樓賣銅錢的黃掌櫃,不是他,莫非能是彆人?”

“黃仁貴怎麼可能乾出這種事?”

“我忽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