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書宇用手指了指原石上,那若隱若現的綠色,給了夏凡一個挑釁的眼神。

而後,才淡淡的開口問:“這可是最後一顆原石了,你還敢玩不?”

“我有啥不敢玩的?必須玩!”

“還是像之前一樣,跟我對賭?如果開不出價值兩個億以上的玉石,你就翻著倍輸給我四個億?如果開出來的玉石價值超過兩個億,我就用翻倍的價格把它買下?”

“這原石裡麵開出來的玉石是無價之寶,我不賣。所以,我不跟你賭這個。”

夏凡一眼就看透了這顆原石,知道裡麵冇有帝王綠,隻有一塊羊脂玉。

那塊羊脂玉,從表麵上看,價值頂多隻值三百萬。不過,那羊脂玉裡麵有玄機。

切開之前,他看不清那玄機是什麼。但是,直覺告訴他,必須把裡麵那塊羊脂玉拿下!

“還以為你是個男人,結果是個慫包啊?贏了我十局,第十一局就不敢賭了,真是慫到家了。”杜書宇在那裡嘲諷。

“我是不是個男人,關你什麼事?”

“你要是個男人,就得說話算話!這顆原石兩個億,剛纔你可是說了要買下的,趕緊付錢吧!付完錢,我好安排開石師傅給你切開,看看裡麵到底有冇有價值連城的極品帝王綠?”

宋惜桃花眼一瞪,凶巴巴的命令說:“不許買!”

她可以接受這傢夥敗家,敗個一兩千萬,她可以給他買單。一次敗兩個億,這種敗法,就算家裡有金山銀山,也要不了幾回,都得給他敗光了啊!

宋惜,絕對不許!

“一個大老爺們兒買東西,不過就兩個億,還被女人管著管著的,你混得真是夠可以的啊?”杜書宇又抓住了點,繼續在那裡嘲諷。

“你這是羨慕,嫉妒,還是恨啊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有漂亮女人管著,那是幸福。她管了半天,卻管不住我,那更是幸福得要上天。”

“上天?信不信老孃一腳把你踹上天?”

宋惜將膝蓋一抬,輕輕在夏凡屁股後麵頂了一下。

她也就是捨不得,收了力,要把體內的洪荒之力全都釋放出來,定會把這狗東西頂個狗吃屎。

“大庭廣眾的,當著這麼多人,你能不能注意一點兒影響?這可不是在家裡!”

“影響?老孃收拾自己男人,注意什麼影響?”

“不可理喻!”

夏凡掏出了手機,準備轉賬付款。

“你敢給錢,回去定把你皮扒了!”宋惜拉著臉,無比嚴肅的發出了警告。

“皮扒了乾啥?”

“抽你!”

“反正又抽不死我,隨便你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露出了滿滿一臉的小期待。

他是不會主動的,因為誰主動誰負責。不過,要是宋惜主動,他這堂堂七尺的熱血男兒,當然是不會拒絕的。

兩個億入賬,最後這顆原石屬於夏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