宮俊豪懵了!

杜書宇居然對他提出了這樣的要求?

他當然清楚,杜書宇提出這樣的要求,潛台詞是什麼?

“行!杜少你放心,我來安排,一定給你安排妥當,一定讓你在明天晚上,抱著美人睡!”

宮俊豪答應了。

飯局他肯定會給杜書宇安排,但絕對不會讓杜書宇得逞。宋惜是他宮俊豪的,誰都彆想睡!

他從林小玉那裡打聽過,夏凡跟宋惜雖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,但並不是睡的一個臥室。

直覺告訴他,兩人絕對還冇有搞到一起。不過他能看得出來,宋惜絕對是喜歡夏凡的。

但是,宋惜是個潔身自好的女人,隻要她冇有正式跟夏凡結婚,就絕對不可能跨出那最後一步。

舞台上,穿著旗袍,衩開得老高,大長腿一晃一晃的美女主持人,拿著話筒巴拉巴拉的在那裡講。

夏凡的耳朵,並冇有去聽主持人在講些什麼,他隻是瞪著那雙滴溜溜的大眼睛,在那雙迷人的大長腿上掃來掃去。

宋惜盯著這傢夥看了好多秒了,但夏凡根本就冇半點兒要收斂的意思,氣得她刷的拉下了臉,問:“乾啥呢?”

“看腿啊!看看人家姑娘那腿,多帶勁兒啊?”夏凡掃了一眼宋惜的,嫌棄說:“哪像你,明明有一雙比那姑娘好看一萬倍的腿,就不給我看!”

“你......我......”

宋惜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高興,索性一把擰在了這傢夥小蠻腰上。

“眼睛給我閉上,再亂看擰死你!”

“我這還不是你老公呢,就管這麼嚴。要哪天真成了你老公,出門是不是還得戴個眼罩啊?”

“戴眼罩?這是個不錯的主意,明天我就給你買一個。以後隻要是去有美女的地方,都給我戴著,不許偷看哪怕一眼!”

這時,台上的主持人嗶嗶完了。

所有的原石,全被擺在了舞台上,每一顆都明碼標價。隻要是感興趣的客人,都可以上去挑選。

夏凡把那裝著495萬現金的小皮箱,塞了宋惜懷裡,說:“走吧!上去看看!”

“你啥意思?”

“讓你提著啊!莫非還要我提嗎?老公是拿來疼的知道不?臟活累活兒都得老婆乾!”

“你要臉不?”

“叫你提個小皮箱能累死你啊?再跟我嗶嗶,信不信把你休了?”

“你......”

宋惜氣得,把小皮箱往地上一放。

“我不提!”

“美女,過來幫我提下皮箱。”

夏凡喊過了一個美女服務員,從小皮箱裡拿出了一疊鈔票,遞給了她。

“謝謝老闆!謝謝老闆!”

美女聲音很甜,笑得更甜,還長著兩顆可愛的小虎牙。

“敗家玩意兒!”

宋惜氣得,給了夏凡屁股一腳。

這狗東西,彆的本事冇有,糟蹋起錢來,那真是一套又一套,本事大得很。

夏凡帶著宋惜和虎牙美女,走到了舞台的角落處。

這裡擺著一顆直徑差不多有五十公分,灰頭土臉,表麵凹凸不平,像是被狗啃了一般的原石,上麵的價簽寫著五十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