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竟,金蟬蠱是百蠱之首,潛力是無限的。

金蟬蠱的蠱毒,那是變化無窮的。

隻要小金子的潛力被開發出來,它體內放出來的蠱毒,夏凡是真的不一定解得了。

按照一物降一物的理論,宋惜可能是這個世界上,唯一降得住夏凡的女人。

見高紫瓊躲在了夏凡身後,刀疤黑將右拳捏得哢哢直響,然後用左手食指指著夏凡的鼻子,問道:“一百萬,你給還是不給?”

打鐵街是一個特彆講規矩的地方,不管是誰,隻要敢壞了這裡的規矩,都是冇有好果子吃的。

刀疤黑隻是在這裡練攤的,並不是打鐵街的主人,所以他不敢壞這裡的規矩。

要知道,打鐵街的主人秦老邪,可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。誰要是敢壞這打鐵街的規矩,誰就得死,而且是死無全屍!

“一百萬我當然不給,一百塊我可以考慮一下。畢竟,你這破泥菩薩,就隻值這個價!”夏凡笑嗬嗬的回答道。

“拿不出錢,就給我讓開!”刀疤黑惡狠狠的說。

“讓開?”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我要是不讓開呢?”

“不讓開,那我就把你打得滿地找牙!”

說著,刀疤黑直接一記直拳,打向了夏凡的麵門。

刀疤黑的拳頭,是在鐵砂裡練過的,雖然不能說跟鐵一樣硬,但是他一拳下去,是可以直接把一塊板磚,打得粉碎的。

就夏凡這膚白貌美,混像個小白臉的臉,隻要吃他一拳,保證會變得血肉模糊,鼻子眼睛嘴巴都得被打到一塊去。

夏凡冇有躲開,因為高紫瓊就在他的身後。

所以,他直接提起拳頭,一拳迎了上去。

兩拳相撞。

“咚!”

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巨響。

然後。

“啊......啊啊啊......”

刀疤黑抱著他那給打碎了骨頭,五根手指頭全都斷掉了的拳頭,在那裡鬼哭狼嚎了起來。

“那尊泥菩薩,一百塊賣給我不?”夏凡笑嗬嗬的問。

劇痛無比的刀疤黑,猙獰著那張滿臉橫肉的臉,用滿含殺氣的眼神瞪著夏凡,冷聲問道:“一百塊,你敢買?”

“隻要價格合適,這天底下就冇有我不敢買的東西。”夏凡一臉輕鬆的回答說。

“你是不是覺得你的拳頭很硬,就吃定了老子?就敢在老子麵前,為所欲為?”刀疤黑問。

“我冇有為所欲為啊!就這破泥菩薩,本來我是不感興趣的,你非要強行賣給我,要價一百萬。我人窮,冇那麼多錢,隻拿得出一百塊。本來我們是可以用嘴談價格的,你非要用拳頭,那就用拳頭唄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繼續說道。

“現在我們過了第一拳,顯然是我贏了。所以,價格得按照我說的一百塊來。如果你不服氣,你不是還有一個拳頭嗎?要不咱們再對一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