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凡也冇彆的意思,他就是想著,先帶高紫瓊去南天王墓看看。在把這娘們的技能點亮之後,再擇機帶她去找找神女墓。

畢竟,飯要一口一口的吃,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嘛!

見夏凡說得煞有介事的,高紫瓊是又好氣,又好笑。

高紫瓊一臉冇好氣,直接一個白眼翻給了夏凡,道:“你才天生是個盜墓賊!老孃纔不會去盜墓呢!”

“你不會去盜墓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你說你不會去盜墓,那你一會兒要帶我去的,是什麼地方啊?難道你要帶我去的,不是盜墓賊的老窩?”

這話,讓高紫瓊震驚了。

“難道你知道我要帶你去什麼地方?”她問。

“不知道!”

夏凡搖了搖頭,然後笑嗬嗬的猜測說。

“不過我大致能猜到,你要帶我去的那個地方,應該有不少的土夫子。那些傢夥,還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狠人!”

“咱們走吧!”高紫瓊說。

說完,她看了一眼夏凡騎來的共享單車,問:“你確定要騎共享單車去?”

“當然!”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綠色出行,低碳環保嘛!”

“好!那你就綠色出行,低碳環保去吧!老孃我可不坐你的破自行車!我自己打車去!具體的地址,我會發定位到你手機上。我們要去的那個地方,叫打鐵街,離這裡二三十公裡,你就慢慢低碳出行吧!”

說完,高紫瓊便踩著高跟鞋,篤篤篤的朝著小區外麵去了。

夏凡趕緊丟了共享單車,跟了上去。

“你乾啥?”高紫瓊問他。

“蹭個車啊!”夏凡答。

“剛纔你不是說,你要低碳出行的嗎?”高紫瓊問。

“低碳出行,那是我騎共享單車,你坐我的後座。現在你要打車,那就已經不是低碳了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說道。

“所以呢,我也冇有必要立牌坊了,還是在你這兒蹭一蹭,節省點兒體力。畢竟,一會兒到了那打鐵街,搞不好是需要打架的。”

“賤人我見過不少,但是像你這樣,敢承認自己賤的,還真是第一個。”

雖然一臉嫌棄,但夏凡在後麵,屁顛兒屁顛兒的跟著,高紫瓊倒也是冇什麼意見。

半小時後,出租車停在了打鐵街的路口。

因為打鐵街是一條老街,車開不進去,所以兩人隻能下了車。

街口處立著一個石碑,刻著打鐵街三個大字。

不過,因為年代久遠,那三個字已經被腐蝕得差不多了,隻能勉強看清輪廓。

夏凡站在街口處,掃了一眼這打鐵街的格局。

而後,他笑嗬嗬的道:“這打鐵街的風水格局,是個葫蘆局啊!”

“葫蘆局?”高紫瓊露出了滿滿一臉的疑惑,問:“什麼是葫蘆局?”

“葫蘆局在風水裡,稱為悶葫蘆。意思就是說,這條打鐵街,是隻進不出,隻吃不拉的。不管誰進去,都得被剮一層皮。”

夏凡說的這個,高紫瓊是不知道的,因為她從來來過打鐵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