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認識羅三喜?”鐘海生直接開問。

夏凡搖頭,答:“不認識!”

鐘海生不信夏凡的回答,於是問道:“你不認識羅三喜,怎麼知道我滅了他家滿門,隻有他一個人逃脫了?”

“我不是會看相嗎?看出來的啊!”夏凡嘿嘿笑著回答說。

“看相看出來的?你覺得我是三歲小孩,那麼好騙?”鐘海生當然不信。

夏凡在牆壁上指了一指,道:“鐘老爺子,你可以用你的手,在這裡摸一把。保證在摸了之後,你能打開新世界的大門。”

“你叫我摸,我就摸嗎?嗬嗬!”鐘海生冷笑了一聲,直接拒絕道:“我不摸!”

“鐘老爺子,你這不是不摸,你是不敢摸!因為這牆壁上麵,是有蠱毒的。牆上的蠱毒,你冇有解藥。所以,你不敢摸!”

夏凡直接把鐘海生的心思給拆穿了。

鐘海生再度震驚,他瞪著夏凡,不可思議道:“你居然知道這牆壁上有蠱毒?”

“我不僅知道這牆壁上有蠱毒,我還知道,你們鐘家老祖宗一定留下過祖訓。那就是,這地窖裡的牆壁,是摸不得的。”夏凡說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鐘海生把這個問題又問了一遍。

因為,夏凡知道的實在是太多了。

感覺眼前這小子,對於鐘家,真的是瞭如指掌,什麼都知道。

“我是什麼人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。

“我是你比這個鐘家的家主,還要瞭解鐘家的男人。我是上天派來,拯救你們鐘家的。所以,你現在最好是聽我的,在我指的這個地方,摸上一把。要不然,你那個孫子,無藥可救!”

夏凡這話,讓鐘海生把花白的眉毛,深深的皺了起來。

如果真的是羅三喜上門尋仇,羅家的蠱毒,他是冇有本事解的。

所以,夏凡說鐘學剛無藥可救,並不是在嚇唬他,而是真的會變成事實!

“我倒要看看,你耍的是什麼鬼把戲?”

鐘海生妥協了,因為他突然生了一些好奇心,想知道這地窖的牆壁上,是不是真的藏著《靈山圖》。

既然把夏凡和宋惜帶進了地窖裡來,他就冇想著讓二人從這地窖裡出去。

對於夏凡,他肯定是會把他直接弄死在地窖裡的。

至於宋惜,他會把她養在地窖裡。

一個如此傾國傾城的大美人,養在地窖裡,鐘海生一定會每天都來這地窖裡閉關的。

彆說閉關九九八十一天,就算是在這地窖裡一直閉關到時,他都是願意的。

男人,哪有不喜歡大美女的。

何況宋惜不僅是個大美女,還是個身材極為火辣的大美女。

就算今天的她,穿的是比較寬鬆的連衣裙,但一樣可以看得出來,她的身材是極其有料的。

男人對於女人,最好的是身材,然後纔是臉蛋。

臉蛋和身材,那是魚和熊掌,若是能夠兼得,自然是最完美不過的啊!

手一貼到牆壁上,鐘海生就感覺,有千萬隻螞蟻,在咬他的手掌心。給他製造出了,一股一股的,鑽心的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