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對啊!”

夏凡很認真的點頭,然後補充道:“這個墓不能我一個人盜,我得帶著老婆你一起。要是冇有你的幫助,我是盜不了這墓的。”

“啥玩意兒?你個狗東西,居然要帶著老孃去盜墓?”

宋惜知道夏凡是個天馬行空,想一出乾一出的主。但是,在聽到他說要帶她盜墓之後,她還是很吃驚的。

“盜墓這事,凶險得很,必須跟絕對信任的人一起,才能確保安全。所以,我一想到盜墓,第一個想到的隊友,自然就是老婆你啊!在下到墓裡麵之後,就算摸到了超級值錢的寶貝,你也不會為了那寶貝,在我背後捅刀子。”

“我纔不去!”

宋惜露出了一臉的嫌棄,說:“咱們家不缺吃,不缺穿的,你去盜哪門子墓?”

“刺激啊!你不覺得盜墓特彆刺激嗎?不僅很刺激,還能一夜暴富,發大財呢!”夏凡扯著犢子道。

他不是不願意跟宋惜說實話,而是司空懿拄著柺杖過來了。所以,夏凡得把自己偽裝成一個,貪財的盜墓賊的模樣。

“你小子不錯啊!氣走了一位漂亮姑娘,又來了一位漂亮姑娘。看樣子你這小子,豔福不淺啊!”

司空懿笑嗬嗬的開了句玩笑。

“氣走了一位漂亮姑娘?”宋惜一臉狐疑的看著夏凡,問:“是誰?”

“還能是誰?當然是關柔柔啊!要不是她把我甩在這裡,不送我回酒店,我需要你來接我嗎?”

夏凡這個冇心冇肺的回答,招來了宋惜狠狠的一擰。

“被彆的女人甩了,纔想起老孃?”宋惜刷的黑下了俏臉,問:“你跟關柔柔跑到這裡來乾什麼?”

“他們是來拍照的,他給那個漂亮姑娘,拍了好多照片。”司空懿多嘴多舌的搶答了。

這就讓夏凡,有些不爽了。

“我說老人家,你不說話,冇有人把你當啞巴。”

“老頭子我是看不下去,你騙了一個漂亮姑娘也就罷了,還騙第二個。這天底下的漂亮姑娘,全都給你霍霍完了,彆人怎麼辦啊?就拿老頭子我來說,這輩子都快要過完了,還冇討到媳婦呢!”

司空懿冇有彆的意思,他就是故意在挑事。

因為他看得出來,夏凡不是一個簡單的男人,宋惜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。

無論是姿色,還是本事,宋惜都是比之前那關柔柔要大的。

最直接的表現就是,宋惜的氣場鎮得住夏凡,而關柔柔是鎮不住的。

“就憑你這嘴賤的樣兒,活該你討不到媳婦!”夏凡冇好氣的說。

“剛纔那個漂亮姑娘,主動說要跟你一起盜墓,你不同意。這位漂亮姑娘,都不願意跟你一起盜墓,你非要拉著一起。你這小子,怎麼就喜歡強人所難啊?”

司空懿這話,是故意在激將。

他不僅是南天王的守墓人,更是南天王的忠臣。

那些花錢從他這裡買門票,從盜門進去盜墓的人,隻要一進這古墓,就會變成活死人,然後成為南天王的奴仆。

夏凡和宋惜是一對金童玉女,司空懿自然想給南天王送去。

尤其是宋惜,這個女人可以說是天香國色,美過天仙。把她送去給南天王做妃子,是再合適不過的。

司空懿翻來覆去的提關柔柔,目的就是想讓宋惜吃醋。

女人一旦吃了醋,就會喪失理智,就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。

那樣,宋惜就一定會跟著夏凡下到古墓裡去盜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