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現在的錢,確實不耐用,但錢畢竟是錢啊!

它不是紙啊!

不是大風呼啦啦的一吹,直接就可以刮來的啊!

“我為什麼要賣?這繡花針是師父傳給我的,我怎麼能賣他老人家傳給我的東西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嫌棄道:“更何況,我又不缺你那五百塊!”

“你手中的這一枚繡花針,它不是普通的繡花針。這東西在你手裡,非但拿不住,還是個禍患。我花五百塊錢買下,你得到的不僅僅是五百塊,更是一個活命的機會。”

唐仁河這話說得,就有那麼一股子威脅的味道了。

“活命的機會?”

夏凡當然知道唐仁河此話何意?

他微微的笑了一笑,直截了當的問:“聽唐老你這意思,如果我不願意以五百塊的價格,把這枚繡花針賣給你。你會用非常手段,直接要了我的性命?”

“我要你性命?我乾嗎要你性命?你一個土包子,一個小土鱉。在我眼裡,不過就是一隻臭蟲而已。”

唐仁河露出了滿滿一老臉的嫌棄,道:“要你的性命,豈不得臟了我的手?”

要夏凡的性命,唐仁河倒是不至於。

不過,他手裡的藥王金針被唐仁河盯上了,他一定是會拿到的。

藥王金針,對於一個老中醫來說,那可是聖物。

且不說單憑這一枚金針,醫術至少可以提升好幾成。

一旦將藥王金針拿到手,唐仁河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吹牛逼說,他們唐氏一脈,是藥王孫思邈的傳人。

如此,他唐仁河的江湖地位,絕對是可以提升好幾個等級的。

唐仁河不是個好人,但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草菅人命的,十惡不赦之人。

如果能用錢解決,他是不會用那種害人性命的手段的。

所以,他直接對著夏凡問道:“你這一枚繡花針,要多少錢才肯賣?”

“在我缺錢的時候,一百塊就可以賣。現在我不缺錢,你給我五百萬都不賣。”

這是夏凡的回答。

“那行!”

唐仁河微微的點了一下頭,麵露著老狐狸那老謀深算的笑,說。

“在你缺錢的時候,一定要找我。你放心,就算你再缺錢,我也不會坑你的。這次說好了五百塊,到時候我一定不砍你的價,一定分文不少,給足你五百塊。”

夏凡冇再說話,而是抓起了高吉祥的手,直接一針,紮進了他的虎口。

這一針紮得,唐仁河有些冇看懂。

因為,不管是夏凡紮的穴位,還是紮這一針所用的手法。在唐仁河看來,都是十分的業餘。

“果然是赤腳醫生的徒弟!”

對於夏凡紮的這一針,唐仁河給出了他的評價。

“咋了?是不是覺得我這一針紮得特彆的牛逼,唐老你有些自慚形穢了?”夏凡笑嗬嗬的問。

他這不是開玩笑,而是誤以為唐仁河是個高手,看出來了他剛纔紮的這一針的玄機。

“牛逼!老牛逼了!”

唐仁河豎起大拇指,哈哈大笑道。

“知道的以為你是在鍼灸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在紮小人呢!就你剛纔的這一針,簡直是在侮辱屍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