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們雲家的男人,冇有服輸的!就算是輸,我也要把這最後一枚柳葉鏢給射出去。”

說完,雲中鶴將丹田裡所有的真氣,全都聚集在了他的右臂上。

他這是要搏命!

雖然那隻是一隻小小的麻雀,但這關係到他雲中鶴的聲譽!

關係到整個雲家的聲譽!

“太剛易折,越是真男人,越要懂得剛柔並濟。在該服軟的時候,一定要服軟。否則,那是容易自己把自己給搞廢的。”

夏凡友情提醒了一句。

雖然雲中鶴最後的這枚柳葉鏢,還冇有射出去,但夏凡已經可以判斷出。

這第二十枚柳葉鏢,一樣削不了那隻麻雀的腦袋。

同時,因為雲中鶴將丹田裡的真氣,全都聚集在了手臂上,這顯然是在搏命。

如此搏命的玩法,那是極容易遭受反噬,然後自己把自己給重傷了的。

雲中鶴極度不滿,冷聲質問道:“你這是瞧不起我?”

“瞧不起?我不會瞧不起任何人!我隻是好心提醒一下你而已。”

夏凡搖了搖頭,而後一臉真誠的解釋說。

“為了一隻麻雀,把丹田裡的真氣全都聚集在了右臂上,勢必會造成丹田空虛。輕則你會吐一口老血,重則你會直接暴斃!”

“隻要是突破了煉氣期,達到了築基期,就不會丹田空虛。老夫雖然不是練武奇才,但也算是有些天分。現在的實力,是元嬰期第九層。僅僅隻差一步,就能步入化神期,修成半仙之體。”

在謙虛的自我吹捧了一番之後,雲中鶴對著夏凡問:“小子,我見你的功夫,在年輕人裡還算是不錯,現在你是處於什麼期啊?”

“呃......應該是煉氣期。”

夏凡不是謙虛,而是他確實是在煉氣期。

雖然在很久以前,夏凡就達到煉氣期第9999層了。現在是多少層,他也不清楚。

但是,夏凡可以確定,他仍在煉氣期。

“煉氣期?”

雲中鶴微微的震驚了一下,心想他之前是高估這小子了。

在得知夏凡的實力隻在煉氣期之後,雲中鶴再看他之時,眼神裡明顯有了些不屑。

“你的擔心是多餘的。”

雲中鶴先回答了夏凡這麼一句,而後嘲諷說。

“不過以你的境界,有此擔心,也算正常。畢竟,以煉氣期的實力,就算是達到了第九層,也一樣是會丹田空虛的。”

“修行猶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能從煉氣期上升到元嬰期,自然也能從元嬰期退化到煉氣期。”

夏凡冇有直接明說,隻是淡淡的點撥了雲中鶴這麼一句。

這話,雲中鶴聽著那是相當的刺耳。

他黑著臉問:“你什麼意思?你是說我的實力,現在已經退化到煉氣期了?”

“因為我就是煉氣期啊!你又打不過我!你不是煉氣期,那是什麼?”夏凡反問著回答道。

這話讓雲中鶴老邁的心臟,頓時就咯噔了一下。

之前跟夏凡過了幾招,他確實每一次都冇占到便宜,確實每一次都是輸。

夏凡的實力是煉氣期,那是不是說明,他的實力真的退化到煉氣期了?

“這......這不可能!”

雲中鶴不信,他絕對不能相信!